仲春天气。

星影

唱一首告别的歌,为你
壮士,请喝空这碗酒
黄泉的路上没有故人
漫天的繁星安慰了谁

都不是你,有一颗将成为你

山河,破败的城郭
长旗飘荡,魂兮漂泊
黄泉的路上没有故人
沙洲丘陵旁谁的身影

兵士,舍或不舍
此间豺狼,彼岸花朵
黄泉的路上没有故人
繁华世间,烟火

风兮,大风
到至丰都,两隔
重新来过

初五(2月1号)

    那日傍晚,和一好友送另一位好友离开固原站。时大年初五,友因事提前归校。
    天气阴冷,有风。回去的时候,已经快到七点了,我们站在出火车站后的公交站,末班车呼啸而来又旋即离去,未曾停顿。所以我们走了很远的路回去。
    那是谁的诗句:山门外 风雪夜归人 有人倚着门等我。那是谁的吟唱,飘过过历史长空的繁华与空寂,荡起兀长的回音。
               ...

无题

水泊梁山莲花艳
当伤心黑十字不再伤心
龙少作云于山涧
天道健行游四方

斗神地盘
盗火者
阿力主义要自我
简,方达

与你携手天涯
寻找远去的崖山

苍天总有雨
在阿兰贝尔

跟帖局八袋长老
破戒的苦行僧
阿弥陀佛

假如流水能回头

十月过得很快,不知道为什么。
人的心境总会变,时过境迁,已不是曾经少时意志与思维。事物是否真的会朝好的方面发展,真的难说。毕竟何为好。也许回归一种俗常平淡的人生,也并没有什么令人不情愿。成长裹夹每个人走向成熟,走向未来和毁灭。倘若的有上帝,他造人的目的何在。如果没有神,人生的目的又在哪里。这纷扰的尘世,有人说它美,也有人离它而去,有人拥抱之,有人背对它。
一粒沙子落在土壤中,它还是一粒沙子。若是落尽沙漠,它还是不是一粒沙子?存在是没有意义的,萧索的时空;存在是有意义的,旺盛的生命。

又是雙十

海棠

这是真的

这是真的
八月席卷蓝烟南去
人群在滚滚红尘胁迫中
离开,不流一滴血
岁月并非残忍
它只是冰冷

正如我们无法体验赵洪文国
——一位双鬓斑白的老人
、失独者
揣起两只驳壳的决心
伟大的爱情滋生于剧痛之后
那些忠诚的卫士
有生之年都爱过这个民族
这是真的

倘若历史足够狗血
一定会让跳梁小丑登台
正如理性之国喷发万岁的呐喊
自由民族也生产个人崇拜
这是真的

这毕竟都是真的
上帝的磨子转的很慢
但无时无刻不在转动
不要脸的文人终究死于自己的双手
不朽的领袖也用剧毒自行了断


自由……

比起××梦
我更相信
鲜血是别样的美德

张志新罹难四十一周年

我们谈论盛夏

我们谈论盛夏,抑或
哑口无言,所谓一年居中
的那段日子。总是火红的
希望,以及燃烧的浮云
暮色里的难言情感不可
理喻,因为这些莫名的
心情,我们开始迷失。
批评以及自我批评都是
错误的,但这并不影响
倦意的生发。在浓郁的
暮色之中,乡村的欢悦
蝉鸣,造就挥之不去的
仲夏之梦。
【忆及童年时的夏日傍晚】
2016 3 27

年事

从一种庸常回归,另一种
庸常,中国人的不散宴席
我们总是幸运的,新世纪
的年轻人们,喜鹊也回来
在这起风的天气,在北方
尚且寒冷的土地上,筑巢
繁衍,它们总是自由,生
死两自知,别告诉我哪个
物种更高明,我爱这北方
漫散的雪舞,一阙牧羊曲
空旷的回声,陪伴我这世
匆匆的步频

我们的道路

                林子
林子大了飞来横鸟,窗外
是异乡,这个遥远的年代
此后,再也不会见了,再也不会
有被代表的爱情,臂如朝露,臂如
子美和东坡之月,
臂如山河

             乡村青年
我们走在山路,不仅仅因为
贫穷,也缘于未谋面的恩待
这些变幻事物,让我们相信
此生的合理性,以及
姻缘

  ...

© 慕容海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