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春天气。

九月

哽咽
继而无声地哭
深夜窗棱上的锈迹
镂着九月的泪痕

等待
第一缕来自黎明的光照亮,
白茫茫迷途的失眠

而后奔跑
越过水洼和泥泞足迹

向黄昏招手

留给身后一个投影

零星的桦树摇曳在秋风
———不属于我们的桦树

梦醒曲终
空余数百个夜晚在头脑里吱吱作响
夜半支起的小桌,闪闪发亮的钢笔尖
手电筒照出墨迹的黒

九月终归从双肩包里滑落
悄悄溜掉

故人早晚上高台,寄我江南春色一枝梅

© 彩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