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春天气。

二月

我无法去见你们
幻想始终在脑海徘徊
没能避开众人的眼睛
那些黑色的干涸的瞳孔,
里面是有一树高的希望

而更多的茫然
缘于矮烟囱冒出的浓烟
以及尚未燃烧的枯草,
还有晾晒在六月麦场的小麦

素未谋面的苦棘树
迎着立春以后的风
屋后再无其它

评论
热度(4)

© 慕容海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