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春天气。

空山冢

凌晨奔過一匹瘦马
自疲惫的眼,透出
带翳的瞳仁灰白
土著雀鸟在窗外啼叫,子夜
的月已经远去了,戈多
还没有到来,但至少不是
一个刻板的复辟主义者
寻求宿醉和昨日的沉沦
我想你是恰当的,怀抱
冰山和火焰的人。没有人
能够被永垂不朽,正如
绝对的爱越绝对越显示出虚妄
十万年不归路,文明史,
西西弗式的预言
我仰慕那个长发垂腰的
青年人,发如茂林
人通常虚荣至上,才情次之
噢,骑牛出关纯属个人行为
邹狗也能

评论
热度(17)

© 慕容海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