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春天气。

未名花

路途遥远。胡杨的尽头,
雪山和村庄。她说有大棕熊和生活,
真的冬天。像真的一样

历史之水褪去,河床贫瘠。
北方。一群青年的热情,
似昆仑的体温不曾熄灭。

我们不在这里觉悟,就钝化
或者烧一壶酒。在黄昏,
纪念某人的死。在夜半归来

                                ...

致虚空

各种标点符号来一遍,也不及
当时心情。痴瞧一朵无名花,
盛开路旁。温热如北方的旷野,

友人觥筹交错后散去。友人的
作用是彼此舞蹈。相爱要像,
瘟疫那么厚黑。海内存知己,

那个受难了的人。异于任何尼采,
荆棘冠是最高贵的王冠!
“要彼此相爱,小子们”。
                              ...

© 也曾林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