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春天气。

不想

我把自己抛弃了
在长途汽车的睡眠里
先是耳朵
听觉潮水般褪去
而后是眼睛
陷落在眼眶里面
深深地埋进去

我想到了你
十八岁

语言和时间失之交臂
你的腹稿
我没有知道
连同你的沉默
都不必知道

九月

哽咽
继而无声地哭
深夜窗棱上的锈迹
镂着九月的泪痕

等待
第一缕来自黎明的光照亮,
白茫茫迷途的失眠

而后奔跑
越过水洼和泥泞足迹

向黄昏招手

留给身后一个投影

零星的桦树摇曳在秋风
———不属于我们的桦树

梦醒曲终
空余数百个夜晚在头脑里吱吱作响
夜半支起的小桌,闪闪发亮的钢笔尖
手电筒照出墨迹的黒

九月终归从双肩包里滑落
悄悄溜掉

© 也曾林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