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春天气。

未名花

路途遥远。胡杨的尽头,
雪山和村庄。她说有大棕熊和生活,
真的冬天。像真的一样

历史之水褪去,河床贫瘠。
北方。一群青年的热情,
似昆仑的体温不曾熄灭。

我们不在这里觉悟,就钝化
或者烧一壶酒。在黄昏,
纪念某人的死。在夜半归来

                                               2015·5·22晨

评论
热度(25)
  1. 沧海清净慕容海棠 转载了此文字

© 慕容海棠 | Powered by LOFTER